朱西與天豪哥的旅行生活

關於部落格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090334-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2932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加拿大婚禮 倒數一天 One Day Before the Wedding

"Where are you staying?"(你們會住在哪裡)

會有點擔心的原因是若我們回答住朋友家
對他們而言可能是個比單純觀光住在hotel
來得需要關注的情況(會不會待在這裡不走)。


依照計畫,我先「避重就輕」地回答:
我們會在多倫多這邊三天,然後去落磯山脈。
如果再進一步詢問細節,也就只好乖乖說明了~


幸運地,我們就這樣被放行了,
果然一起旅行的夫妻是比較不會raise questions的吧?


順利通過immigration,行李卻等了老半天。
等終於拿到我們的兩件行李,
下一個任務,
就是順利通過海關而不被檢查行李
我觀察了一下,
就趕快去跟在一個 自己推著一大車行李的單身華人女孩後面,
依朱西之前嘔心瀝血做的research顯示:
這類旅客,穩死!呃...我是說,海關穩查!
因為質疑妳為甚麼一個人帶這麼多行李
這樣一來,
跟在她後面的朱西和天豪哥我倆
就會顯得非常不可疑
(→忽然confused我們到底是去旅行還是從事間諜活動的?)

一長列拉著行李的旅客魚貫通過海關檢查口。
果不期然,
那位可憐的女孩被請到了旁邊,等著搜查行李。
在朱西偕天豪哥順利通關的同時,
雖然對那女孩抱有些許遺憾,
但對自己「料事如神」的得意感,還是有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
終於知道諸葛亮平常是什麼感覺了呀~
套一句電影《A-Team》當中很帥的台詞:
"I love it when a plan comes together."


到了入境大廳,
開始四處搜尋有沒有Ginger的身影,
不久
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臉孔,
揮舞著手從人群中朝我們跑來。


擁抱
在此時 是再自然不過的驅力。
當你來到陌生的國度,
見到一個所愛的、久違的老朋友,
擁抱,一個大大的擁抱絕對是本能反應。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就像之前在台場的mall裡看到因因、在下呂的小車站見到Sluggie
不過這次,擁抱中還帶有一種祝福的喜悅。


Ginger早上看到我們的email notice,
把美甲的schedule提前了,順利來接機。
但時間還是很緊湊,
接著她開車載我們直接到教會(明天舉行婚禮的地點)
和主禮的牧師討論婚禮流程。


來到教會,我們初次見到傳說中的準新郎肌肉男Daniel
Well,肌肉男對Ginger來說應是個很合理而且再明顯不過的choice。


遠在我們是高中小女孩的時期,
在朱西還在迷戀Backstreet Boys王力宏這類王子型偶像的年代,
她就已經偏好猛男、man型的明星了。
我記得她當時的口頭禪是:
尼可拉斯凱吉、梅爾吉伯遜真是男人中的男人,男人啊!


Ginger和Daniel的教會,同時也是明天婚禮的地點


結束與牧師的討論之後,我們回到Ginger和Daniel的新家。


由於幾乎所有的裝潢、修整都是他們自己一手包辦,
雖然已經弄了個把月,現在還是一個半工地

據Ginger說,這是加拿大(至少是白人)的常態:
屋頂磁磚油漆管線裝馬桶木工...
多數人都選擇自己來,
典型的"make from scratch,"
跟台灣人大部分雇請裝潢工和設計師全權處理
有相當大的差距。
回想朱西自己結婚之前,
光送個喜餅就可以累到瘦掉四公斤,
不難想像為甚麼Ginger現在臉小到整個人看起來就是根火柴
(A very beautiful one. Sorry Ginger...You know how I like to exaggerate.
 Oh, and uh...I also said it because you light up Daniel's life. ya...)


雖然還在施工中,
Ginger和Daniel幫我們準備了一間很舒適的客房,
客房的雙人床甚至比主臥室的還大,
害朱西怪歹勢的。


晚上Ginger和Daniel要回教會去佈置會場
原本朱西天豪哥也offer要幫忙,
但Daniel表示人手已經足夠;
Ginger和Daniel有許多的朋友,在一起幫忙handle整個婚禮。
結婚這檔事兒,
無論在台灣還是加拿大,
朋友的支持(實質或心理上皆然)
比請到什麼有頭有臉的人士來致詞、
或訂到多理想的宴會場地要來得幸福開心。


而我和天豪哥的確剛經歷了任何人能的過最長的一天
禮拜五早上五點就起床準備去機場,十點上飛機後,
再歷經了19個小時的飛航加上轉機;
到了加拿大,仍在禮拜五的下午五點。
既然佈置人手足夠,我們就恭敬不如從命,在家休息!


Ginger家的二樓有一面很大的鏡牆,是個非常適合練舞的地方
朱西忍不住一定要來演一下
這時候的多倫多氣溫跟台灣不會差很多,我們都還穿著短袖


Ginger忙到晚上11點多才回來,
我們幫忙處理了一些給工作人員謝禮的小事,
就準備就寢,為明天的big day養精蓄銳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