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西與天豪哥的旅行生活

關於部落格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090334-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2932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加拿大婚禮實錄!

9/11 8:30am

叫了準新娘起床
要她起來get ready準備9:30新秘來化妝造型。

沒多久,伴娘Elaine也抵達準備化妝。

這位眼睛水汪汪的可愛女生和Ginger高中的時候
都就讀台灣的明星學校(Elaine讀的是中山女中)
兩人都在上高中後沒多久就來到加拿大,
大學的時候是Waterloo工程系科的同學,
畢業後,竟又不約而同地到Mississauga工作。
太多的巧合,使她們成為了摯友。


我禁不住想,
在這個面積居世界第二大的國家裡,
how lucky they are to find each other?
上帝的安排真是很巧妙。


Ginger的新娘秘書帶了兩個助理、大箱大箱的專業工具,
餐廳靠外窗的小圓桌設立起作業基地,
要在中午之前完成新娘、伴娘和Daniel媽媽的妝和造型。



正當造型化妝進展到如火如荼的階段,
Ginger的家人到了。
跟Ginger長得很像的G媽很親切地向我們問候,
退役軍人的G爸則帶著一種令你想立正站好的凜然威嚴。


這時我的視線往旁邊瞥了一下,
看見Ginger正走到在房內的大鏡牆前,
頂著個妹妹頭在照鏡子。


我愣住了,
剛剛還動彈不得地在窗邊的餐桌旁作造型,
怎麼一下跑來這兒 好整以暇地照鏡子?
而且,妹妹頭造型...?


我完全無法理解眼前看到的景象,
視線一直停留在她身上,思緒翻騰,整個人有點呈現呆滯狀態。


這時,
Ginger媽喊了聲:「妹妹!」,
鏡子前的「Ginger」搭了腔,走到媽媽身邊。


我忽然醒了過來
是...雙胞胎嗎?
有點失禮地問了Ginger媽,表情仍然僵滯。
的確有印象Ginger還有個妹妹,但她從沒告訴我她們是雙胞胎。



「呵呵,不是,她們差了12歲哦。」
Ginger媽微笑,顯然不是第一次回答這個問題。


「小Ginger」現在走到窗外透進光線的地方,
我得以重新仔細地觀察了她一次(真失禮)。


Ginger妹無論身高體型五官,甚至聲音,都和Ginger有很高的相似度。
雖然從皮膚、眼神...等特質,
其實是可以發現兩人在年齡上的差距--Ginger妹確實感覺稚嫩許多,
但整體的相似度卻有辦法讓人一時忽略這些差距--
相隔整整12年的差距。


隔12年可以生得這麼像,
朱西只能說G爸G媽出產的品質相當整齊
害我差點以為「看到鬼」。



新秘的工作終於告一段落。
在場所有人的眼光和攝影師Josh的相機一樣,就是離不開新娘。
姿瑾的造型既俐落又時尚,在林莉挑選的白紗典雅中帶點高貴,
像極了婚紗型錄裡的model。
Just the way she wants it.





中午大家都只嗑了一個Daniel媽請人買來的麵包,
下午一點,朝教會出發。


到了教會,
Ginger和伴娘進了禮堂旁的房間,getting ready。
我和天豪哥則進去會場到處拍照。


Instead of台灣婚禮傳統的「紅毯」,
西方婚禮少了對顏色的忌諱,走道上鋪的是象徵純潔的白色長毯。



證婚講台的兩邊都有樂團,
另一邊是吉他和鼓手,台上則是鋼琴,
他們由兩位新人的朋友組成,擔綱整場婚禮的靈魂之一--music!



協助挑選參加婚禮洋裝的casso特別規定朱西:不能帶眼鏡




會場門口的長桌



程序單



當初趕回台灣拍的婚紗照




2pm  婚禮準時開始


點燭


先由雙方父母分別點上兩旁的蠟燭
準新人在誓約過後,
再分別以兩旁的蠟燭共同點燃中央的同心燭
象徵兩人離開各自的家庭,
與對方合一。



進場

許多人想到朱西和天豪哥的婚禮
至今仍津津樂道的,
不外乎朱西老爸Tenpa先生
牽朱西走紅毯時所上演的
世界末日二我今生最長的路-大老粗痛泣事件


而事實上,就我所知
至少在台灣社會,
這種女兒結婚 爸爸哭得比媽媽還慘 的情形,
似乎比比皆是。


我常在想,
到底是什麼觀念或者想法,
使得我們社會的男人
對女兒結婚
感到特別難以承受?
這對我而言,仍是個謎團。


不過Ginger爸倒是handled的very well,
不確定是出自軍人的那股堅毅,
還是真的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
他和Ginger進場的這段路,
感覺起來比Tenpa老爹和我的那段
短了足有八公里。

(但也搞不好Ginger爸婚禮完就立刻到旁邊吐血,強忍情緒的後果...)



經過禱告詩歌和牧師訓勉之後,
來到婚禮最重要的部份--誓約


基督徒一生與上帝立下的幾個「生命之約」,
一是受洗,一是婚姻。
因此,婚姻對於基督徒的意義
在與上帝立約


」的觀念在一般人的認知就像「契約」,
這一份契約,是沒有終結的期限。
而當人遵守自己向上帝所立下的約定,
就會受到祂的祝福。
是故,
婚約之所以被基督徒視為神聖,
因所立下的誓約不只要對伴侶負責,
也在向上帝負責。


婚姻不是正當化性行為的依據,
教堂婚禮也不僅止是一個華麗又"有fu"的儀式。
它是一個立約的過程,
在場所有的賓客都是見證。


The Vow

I, Daniel/Ginger,(我,Daniel/Ginger,)
take you, Ginger/Daniel,(接納妳,Ginger/Daniel)
to be my wife,(作我的妻子/丈夫、)
my constant friend,(我永遠的朋友,)
my faithful partner(我忠誠的伴侶)
and my love from this day forward.(和我的愛,從這一天起。)

In the presence of God,(在上帝面前、)
our family and friends,(在我們的家人和朋友面前,)
I offer you my solemn vow(我對妳立下鄭重的誓約,)
to be your faithful partner(要做妳忠誠的伴侶)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無論是病痛或健康,)
in good times and in bad times,(無論在順境或困境,)
in joy and in sorrow.(無論快樂或憂傷。)
I promise to love you unconditionally,(我承諾會無條件地愛妳,)
to support you in your goals,(支持妳的目標,)
to honor and respect you,(尊敬並尊重妳,)
to laugh with you and cry with you,(和妳同喜同悲,)
and to cherish you from this day forward(並珍惜妳,從這一天起)
until death do us part.(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交換戒指



I now pronounce you Husband, and Wife.

They look happy, don't they?

願他們能夠一輩子用愛相扶持,and stay this happy forever.


婚禮的部份,
大致和台灣的教會婚禮相同。
但接下來的,
就是朱西陌生的領域了。


"Cocktail"


下午5點
所有賓客都紛紛到達晚上的宴客會場--
Old Barber House.



在6:30婚宴正式開始前,
這段"Cocktail"的時間,
讓賓客們互相交誼,
在樂團演奏的輕音樂裡,
享用侍者剛呈上的Hors d'oeuvre(開胃小點)。



Banquet 晚宴

6:30pm 婚宴開始
這句話寫在台灣的請帖上
通常直接被解讀為「最早7:30pm 婚宴開始」。
但在這裡,
「6:30pm開始」
means「6:30pm開始」


早在好幾個月前,
我們確定會赴宴的賓客
就已經在專屬的網頁上,
回覆出席的人數、賓客姓名,並點選好當晚的主食
現在我們終於到達會場,
每個人的座位上,均放有各自的名牌
而從名牌上花朵的顏色,侍者可以判斷你的主餐
是牛排、魚排還是素食。
真是個非常貼心的設計。



長方形的主桌

就像外國電影或影集裡面看到的
主桌只坐新郎新娘,以及伴郎伴娘四位。
雙方的父母家人,則是坐在最靠近主桌的大圓桌。
和台灣的「主桌」觀念相去不少。


進場

對基督徒而言,
婚宴相較於婚禮,因為不是一場禮拜,
通常就不那麼注重「莊嚴」性了。
因此,
Ginger選了一個最接近她本性的方式進入會場:

Daniel在旁邊相形之下顯得有點像super model的保鑣...


台灣的婚宴,
通常把大部分的表演節目、致詞、儀式...等等
集中在開始時一次完成,
接下來就完全是用餐的時間了;
頂多中間換造型重新進場之前,放個slideshow,
或者穿插個丟捧花的活動。
送客的時間平均在晚間9點到9點半之間


而今天
我們見識到了國外婚宴與台灣最大的差別。


宴會準時開始,
活動、表演、致詞、kissing games、slideshows、慢舞...等
是「分散」在整場晚宴當中。
這使得除了主持人(MC)的角色吃重以外,
送客的時間也因此而晚得多。


依照新人的規劃,
今晚的宴會預計送客時間在晚上10:45左右
朱西和天豪哥的套餐主菜肋眼牛排
約在8:45時上了桌;
而我們9點半離開時(which is台灣標準的送客時間),
Daniel的父親才剛要起身致詞,
離新婚夫妻的first dance還早得很,
更不要說送客了。


我們的主餐牛排:好吃!



Kissing Game: Spiderman's Kiss.





但你以為送客就結束了嗎?
Well, guess again.


10:45pm到凌晨1點
是留下的年輕賓客好友們
和新郎新娘一起隨著DJ播放的音樂大跳快舞的時間。
朱西實在無法想像他們怎麼會還有那個體力...
而聽說1點結束,也已經算早的了。



這場加拿大婚宴,
朱西只算實錄了一半(原因容下篇說明),
真是有點可惜。


不過離開,也只是另一個體驗加拿大的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