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西與天豪哥的旅行生活

關於部落格


var _gaq = _gaq || [];
_gaq.push(['_setAccount', 'UA-20090334-2']);
_gaq.push(['_trackPageview']);

(function() {
var ga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ga.type = 'text/javascript'; ga.async = true;
ga.src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s://ssl' : 'http://www') + '.google-analytics.com/ga.js';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ga, s);
})();

  • 2932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班夫鎮&強斯頓峽谷 (9/13,14)


在旅館settle好之後,
我們沿著Banff Ave.走到鎮上逛逛。


遊客中心Information Centre





Banff的Information Centre是個功能齊全的遊客聖地。
在這裡,你可以諮詢鎮上的旅館、餐廳、健行資訊,拿地圖、coupons、旅遊手冊,買紀念品,
還可以在小小的生態教學區,學習到一些野生動物的基本資訊。

↑ 教你分辨動物的腳印,so that你在泥土或雪地中看到它們時,可以判斷要不要趕緊離開~



說到Banff所在的亞伯達省(Alberta),第一個聯想到的食物一定是「亞伯達牛」。
我滿懷期待地問遊客中心櫃台的服務人員「鎮上有沒有又便宜又能吃到不錯的亞伯達牛肉的餐廳?」
這位大叔不知是誠實還是幽默,很果斷又迅速地跟我們說了一個字--"No."
顯然,要吃到好吃的Alberta Beef,你就得準備錢包失血;
又或者是,
朱西和天豪哥兩人的窮酸扮相
令那位大叔深信我們對於「便宜」的標準 八成不超過2塊加幣。
所以,沒有符合我們需求的餐廳...? I honestly don't know.


出了遊客中心,我們把鬧區走了一圈,window-shop了Banff大道可愛又吸引人的小店們,



然後,回到旅館旁的超市去張羅今天的晚餐。



Safeway,據說是加拿大第二大的連鎖超市。
Banff的這家分店從早上8點開到晚上11點,daily。





↓ 加拿大超市裡都有賣精選咖啡豆,跟堅果類一樣,都是用這種機器自助取用的
(天豪哥裝的無辜表情真的有點讓人想扁他...)




And for dinner,
雖不像大統華擁有超級豐盛又合華人口味的熟食區,但這裡也有些不失美味的選擇。
我們買了一份沙拉、一碗熱湯,還有一隻令人無法抵擋的烤雞,作為今天的晚餐。


九月中的落磯山脈夜晚,又寒又凍,低溫經常來到零度上下。
這種時候,來杯飄著棉花糖的熱可可最舒服不過了!所以...

I just love supermarkets when travelling! 這一小罐熱可可粉就溫暖了我們整趟六天的落磯山旅程~
朱西大推!




回到旅館,
一邊啃著香噴噴油滋滋的烤雞,一邊滿心期待已經停止下雨的天空待會兒能放晴,
晚上就可以照計畫去Vermilion Lake看日落。
但等到7pm--預計日落的50分鐘前,窗外望去還是只有厚厚的烏雲。我正式放棄了如意算盤。
今晚 就躺在床上看看加拿大的TV shows,好好休息唄!



 


9/14 Tuesday


6:55 am,15 minutes before sunrise.
早睡早起,是朱西來落磯山脈希望力行的準則
一來,能妥善利用13個小時的日照時間尋幽訪勝,
再者,清晨的落磯山最有機會看見野生動物,以及平靜如鏡的湖泊。


我懷著整晚渴盼的夢境醒來,
發現窗外的天空 卻跟昨晚日落前相去無幾。
看來起個大早去Vermilion Lake看日出的計畫也同樣付諸流水。


於是我們好整以暇地梳洗,8am,出了門。


我們到了離旅館不遠的Melissa's Restaurant,想吃頓好一點的早餐--
她已經連續七年,被"Calgary Herald Readers Choice Award"(卡加立先鋒報讀者評選獎
選為「最喜愛的Banff餐廳」~




↑ Melissa's內部是很有情調的木造建築,生意很好哦~


一坐下,waitress先幫我們點了飲料,再讓我們慢慢考慮要吃什麼。


我們點了兩杯柳橙汁,和一份8oz的AAA*沙朗牛排(Sirloin)套餐來share,
套餐有附三顆蛋(可指定蛋的形式。我們點了scrambled的)、兩片雜糧土司和hash browns。
只不過她的"fresh" hash browns跟我想像的「薯餅」不一樣,是煎炒的馬鈴薯絲。
這樣的份量,兩個人分很足夠了。


*加拿大的牛肉分級制度,最高級是Prime級,再來就是AAA;下面還有AA、A,以及BCDE級,共17種等級。
 這次看到有賣牛排的餐廳,要強調是頂級的牛肉,通常好像都會註明"AAA"。





不知是不是因為小費是加拿大侍者很主要的收入來源,
我們在加拿大的餐廳用餐沒有一次例外,侍者無論多忙,都會擠時間來桌邊問我們:吃得還好嗎?("Everything okay?")
我想這樣的制度也是有其好處的:
除了讓認真服務的侍者獲得對等的回饋之外,也確保顧客獲得一定程度的服務品質。
當然,
15%的額外支出,對於不習慣給小費的台灣人而言,服務再好還是會有點想流淚...


這頓豐盛的牛排早餐一共花我們23塊加幣,
雖然早餐吃牛排誇張了點,但至少讓我們兩個窮酸鬼吃到便宜的頂級亞伯達牛了。


吃完早餐,朱西和天豪哥就出發前往Banff一帶最受歡迎的健行地點--Johnston Canyon。




Johnston Canyon


從Banff要到Johnston Canyon,須走Bow Valley Parkway(弓谷大道,1A)。




↑ 弓谷大道有一段的山坡之前被火燒得光禿禿的,在晨霧中則有一種淒涼蕭瑟之美。


與國道1號平行的Bow Valley Parkway兩旁,是野生動物的重要棲息地,速限60km。
每年春天--動物們的重要季節--的晚上到清晨,都會實施道路封閉(原因可參考懶人包--生態篇)。


半小時左右,我們到達Johnston Canyon(強斯頓峽谷)。
Johnston Canyon的健行步道相當熱門,步道頭的停車場早上10點以後 往往就一位難求了。
我們特地趕在九點半左右到達,車位還不虞匱乏。


強斯頓峽谷是強斯頓溪八千年來切割石灰岩所造成的峽谷地形。



踏上懸掛半空的峽谷棧道"catwalk",下望谷底清澈的溪水,這是一條舒服又輕鬆的步道。



步道隨岩壁蜿蜒深入峽谷上源,很多時候只夠「雙向單線通行」。
我領頭,天豪哥殿後。
沿途,總會遇到和我們一樣的"early birds",
這些歪果人迎面走來,幾乎沒有例外地,都主動跟我們說聲:
"Morning."、"Hi~"、"孔泥擠娃~"(落磯山脈爬滿了無孔不入的日本觀光客,誰又能怪他呢?)
而且每一個人都面帶著微笑,即便其中有些是靦腆的。
正覺得加拿大人都好親切,也熱情地報以燦爛笑容與回應時;
忽然,我腦袋裡傳出了個聲音:"Wait a minute..."
我回頭一看,果然不出我所料。


原來天豪哥每看到有人從對向走來,就預先擠出一個「恭喜恭喜新年好」標準款的超級大笑臉等著人家。
我覺得好笑,同時也得意自己對天豪哥行為的瞭若指掌。
ㄟ,你不要強迫人家對你笑好不好?搞不好那些老外會覺得你醬笑很creepy(毛骨悚然)ㄟ...」
這解釋了剛剛為什麼有人微笑得有點彆扭的感覺。我心想。


看著天豪哥一臉無辜,我思忖著「微笑」這個行為透露了哪些我們與人、與社會之間的關係。
To smile or not to smile, that's the question.


朱西是個很怕「熱臉貼冷屁股」的人。
我自己一向不給人冷屁股,總是把屁股溫熱好了示人,
但更多時候,我小心翼翼衡量著自己屁股的溫度到底適不適中:
萬一溫度太高,會燙得別人縮回去;
或是運氣不好碰到冰霜臉,凍得自己一屁股傷。


從台北搬到雲林,我對這番「屁股理論」有很深的體驗。
都市人不曉得是不是西化較深,注重boundary(界限);例如有些話題涉及別人隱私,就會抓一下住嘴的時機。
不那麼都市化的地方,「你」跟「我」中間拉的那條線似乎比較模糊,
親戚朋友可以隨時打電話說現在就要過來你家,但他們也總會在家裡的龍鬚菜收成的時候,留給你幾把。
我不認為這其中有所謂對錯,只不過是「差異」。
「冷漠」的台北人適應了中部人的習慣和風格後,也會放鬆手中的那條「界線」。
就像天豪哥可以用大大的微笑,釋放別人本來就有,只是不確定該不該流露的那股善意


而事實是,活在這個當飛機和高速火車把世界變小,人與人之間距離卻愈見遙遠的年代,
或許人不是冷漠,
而僅僅是在「尊重界限」這個新主流價值的旗幟底下,
變得怯於對人展露熱情以免侵踏到別人的界線之內?
或者和朱西一樣,擔心熱情有時會招致自己受傷?
但我毫不懷疑,人只消用一點點的友善(哪怕只是一個微笑),就能觸發更多潛存的善意來到人間




30分鐘後,我們來到Johnston Canyon的第一個主要景點:下瀑布(Lower Falls)



過了瀑布前方的木橋,可以進去舊河道遺留下的山洞,走近瀑布感受雨絲的清涼。



峽谷的落差造就了大小不等的七個瀑布,Lower Falls是最下方的一個,現在要朝最上源的Upper Falls溯進。
我們望見對面的岩壁上一個個小小的洞穴,
住在裡面的鳥兒不曉得這會兒是不是都飛往別處準備過冬了。看不到他們美麗的身影。


↓ 經過了大大小小的數個瀑布,但身旁的岩壁還是一直看不到雪羊的蹤跡...



來到一堵黃色的大岩壁,望見了catwalk步道的盡頭。We are very close.

↑ 這一段catwalk是下坡,步道材質上增加了摩擦力的設計,以穩住遊人步伐


而步道底端的左手邊,就是我們這一段腳程的終點--上瀑布(Upper Falls)




從上瀑布回程的路感覺比來時窄了些,遊客開始陸續湧至。
回到停車場,再度駛上弓谷大道返回班夫。


初秋的Bow Valley Parkway,青黃接。



蒼白枝幹的白楊樹林,彷彿是許多神秘和魔幻童話鋪敘的起頭。



本來中午12:00我預計要帶天豪哥到Cascade Garden去欣賞原住民舞樂表演。
每年六到九月間,每週二正午12點,在Cascade Gardens旁的的黑腳族帳篷(Blackfoot Tipi,一種圓錐形帳篷)
會有解說員介紹他們的習俗、展示印第安手工藝品,更可以免費欣賞傳統的擊鼓與舞蹈表演
惋惜的是,昨天到Information Centre打聽,
櫃台的小姐告訴我"They've canceled for the rest of the year."(今年已經取消接下來的表演了)
我沒問原因,雖然覺得殘念。
Well,至少我們少了一個需要趕時間的行程。


我們在Banff的Cascade Plaza的B1美食街外帶了一些「日式定食」回旅館當午餐。
吃起來完全是中式口味,但幸好我們不挑。好吃就好。


下午,往硫磺山纜車出發。And guess what?
中午從強斯頓峽谷回Banff的時候還雲霧罩頂;這會兒,卻是藍天白雲,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而昨晚的氣象預報顯示今天開始理應是連續五天的陰雨天氣,那現在是怎樣?


But who cares? 撥雲見日之後,心情也明顯開朗起來。
我由衷地感謝,自己是用這種方式體驗到落磯山脈的天氣無常,not the other way around.

↑ 藍天,硫磺山纜車站(Sulfur Mountain Gondola)。1樓有新開的Starbucks~
但就是不曉得為甚麼旁邊會停一部冰原雪車?從其他網友的遊記顯示,這部車似乎是固定停在這兒的...


↓ 跟雪車合照,一則是因為我們明天去冰原不會乘坐它,而會以其他的方式親近冰原,
二則是朱西那講話總是戲劇張力十足的阿嬤,
要我到落磯山脈一定要跟那台「泰滷(tire,輪胎)有幾個人高的大台車」合照,讓她重溫多年前造訪落磯的回憶。




購票窗口帶有口音的親切小姐告訴我們,
大部分天空雖然放晴了,但山頂仍有雲霧繚繞,視野可能還不是很好;
她把播放著山頂live畫面的電腦螢幕轉過來給我們看,果真,除了白色,還是白色。
小姐建議我們可以先去別的地方走走,等三四點再回來,view應該會好很多。
So, we did.


我們把原先接下來的行程提前,
先前往弓瀑布(Bow Falls)以及菲爾夢班夫泉城堡(Fairmont Banff Springs Hotel)



 

                                        ~待續~





其他Canadian Rockies遊記:
           
                城堡‧纜車‧大角羊--班夫part 2(9/14)
                前進冰原大道~(9/15)
                巫藥、金字塔與天使的國境--Jasper(9/16) 
                佩投湖的Tiffany Blue‧幽鶴國家公園(9/17,18) 
                落磯翡翠露易絲湖‧滑雪場纜車(9/17,18)
                愛煞夢蓮湖(Moraine Lake)-Take your breath away~(9/17,1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